一期一会。

《编舟记》

这一部是少有的先看了电影再看了小说的作品。大概是松田隆平非常适合三浦紫苑笔下的主角形象罢,又或者是布景对我而言有加分,二者相较起来,我竟认为电影更好。

两者差别之一或许最集中体现在马缔夫妇的表现上。小说里马缔给香具矢写了十五页的情书——因为太长而且散漫,所以香具矢读了很久,迷失于情书所构造的词句迷宫之中,以至于最后要让马缔直接去问才完成了告白。而电影对于马缔和香具矢的描写则更加含蓄而幽微,马缔最终写了一封长长的毛笔信,而香具矢去找饭店的大厨帮忙解读,并因此而生气起来——“如果有想要对我说的话,为什么不好好说呢”。而告白之后,马缔对于“恋”的定义也是原文中没有的,但却非常幽微动人。

另一个差别就是小说给予了更大篇幅在词语的各种释义上,文中几个编辑都有不少的根据不同辞书版本词语释义的讨论,而电影则更多地将焦点凝聚在例句卡片上。铅笔和纸张摩擦的沙沙声,辞书中纸张的微妙色泽,校对的稿件上红蓝铅笔拖下的字迹,被书本和纸张围绕的编辑室和书房——电影中,这些事物被赋予一种独特的美感,和着本身古旧的色泽,给故事本身增添了一种陈旧稳重的色泽。


松田隆平不知为什么特别适合这种有些奇怪的脱线的人物,就像多田便利屋的行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得帅所以人怪一点大家也可以原谅他”。宫崎葵没有笃姬里那么惊艳,却有一种健康的邻家女孩的美。最后两人去看海的地方非常动人。


评论 ( 1 )
热度 ( 17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