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我们必须尽量广阔地承受我们的生存;一切,甚至闻所未闻的事物,都可能在里面存在。根本那是我们被要求的唯一的勇气;勇敢地面向我们所能遇到的最稀奇、最吃惊、最不可解的事物。就因为许多人在这意义中是怯懦的,所以使得生活受了无限的损伤;……对于不可解的事物的恐惧,不仅使个人的生存更为品无法,并且人与人的关系也因之收到限制,正如从有无限可能性的河床里捞出来,放在一块荒芜不毛的岸上,因为这不仅是一种惰性,使人间的关系极为极为单调而陈腐地把旧事一再重演,而且是对于任何一种不能预测、不堪胜任的新的生活的萎缩。但是如果人对于一切有了准备,无论什么,甚至最大的哑谜,也不置之度外,那么他就会把同别人的关系,当做生动着的事物去体验,甚至充分理解自己的存在。 


也许一切恐怖的事物在最深处是无助的,向我们要求救助。



里尔克《给年轻诗人的信》


评论
热度 ( 24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