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草子·二零一六

去年一年读了百廿本左右,其中用来打发时光的闲书很多,并不算全然达到预期,但估计是比前两年多些——毕竟今年回了两次家,而每次回家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吞噬书本(笑)。年末年终,略翻检一过,找出过去一年读到的十本最好的书,倒也是这个时节当作的事。


死亡判决

如果选一本布朗肖推荐给别人,我会选这本(在我已经读过的范畴中),因为它同时具有布朗肖的特色和明晰,因此几乎像是将作家自己袒露出来了(而非藏在两重的人称代词之后)。我个人特别中意里面一段对于黑暗的描写,像是令黑暗流淌于纸张上一般。


斯通纳

这是一本今年被书商营销得比较厉害,但意外好看的一本。虽然故事本身简单,而且也无法经受道德细察,但作者的沉静挽救了一切。虽然是美国的小说家,但故事本身很明彻——可是和黑塞那种水晶般的明彻不一样,是沙滩上被打磨平棱角的玻璃,拿在手里仍然能透过亮光。


说吧,记忆

纳博科夫的回忆录。有时候作家的纪实性作品会比他的小说更有趣,比如我更喜欢海明威《流动的盛宴》,这本某种意义上也落在这一范畴。这些天才总是让人怀疑记忆竟然能延伸到这种程度。尤其是里面描写对于元音的通感那一段,非常之有趣。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

它的好处在于真实,真实,但并不琐碎,它的分量让人没办法一口气读完——尽管并不深涩,也不难读。


为了N

首先必须坦诚有日剧加成。日剧比书更残酷但也更温暖,小说则平实些,像棉絮。然而印象太深,提起今年读的推理便直觉想起这本。不过近年读的推理真的少了很多,反而是在翻看以前读过的作品,比如《新参者》。日系推理有时候到了最后是熨帖的,英美系则不然。


杂草的故事

一本非常好看的博物学著作。比较典型的Non-fiction的构成方式,然而文笔很好。虽然它主要是从物种入侵的角度来讲的,但也恰切地讲了人们的观念是如何决定了杂草的定义。一边读一边来查花草名字也是非常有趣的。


独裁者手册:为什么坏行为几乎总是好政治

是一本从政治操作的实际角度来探讨民主和独裁这两种不同制度的书。有趣的地方在于它并不高唱理论,而是从行为策略来分析——从书中的观点来看,民主和独裁的政治本质并无区别,一切都可以从“名义选择人”、“实际选择人”、“致胜联盟”的角度去分析,不过民主要面对的是大致胜联盟、独裁者则面对小致胜联盟,因而可采用的手段不同罢了。(比如,你不能收买许多人,但可以收买少数人)——作为一本从专业的政治书籍改编的读物,这本书的有趣在于其观察角度。


东大爸爸写给我的日本史 & 近现代史

首先,书商乱译了名字——估计是为了卖书。原名是“父が子に語る日本史”,并没有东大这回事。当然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作者是东京大学教授。虽然我一开始是被名字吓跑的,但最后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其次,我对日本史一知半解,因此最初看这本书的动力权当扫盲,但读了才发现是意想之上的好:它不是那种上来先编排年代讲每个时代发生了什么的那种历史书,而是扎扎实实从史识——“怎么去认识历史”这点去入手的,这点尤其好。近现代史一卷观点客观中正,也是相当好。


眼泪与圣徒

并不敢说读懂的一本书,因为涉及到的神秘主义是我不曾了解的部分,基督教神学更是无所涉猎。但是文字本身是非常醉人的,带着一种圣徒般谵妄的热情,圣洁和狂妄的混合。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比较经典的一本书,读得有些晚了。准备继续找福山的其他书读下去——其实这样想来许多以前看的书也需要重新读。理论性著作的问题是如果闲散地去读,不做笔记就很容易忘记——这本拖得太长,还需再仔细读一遍做了笔记去看。不过今年理论读得极少,文学也好社科也好,明年还需继续努力了。

评论 ( 2 )
热度 ( 57 )
  1. 一只句号Sinngrü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屯物处
    马克眼泪与圣徒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