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Bowmont是离我家走路不到十五分钟的一处河谷。

每次新到一个所在总会不自觉地宅居一段。这不算什么好的习性,但搬了三次家之后也没有什么改变——尤其是到了卡城之后一时间没有将自己置身于新的社会关系之中,简单地来说便是不急着上学也暂时没有工作,于是也便增长了在家独处的理由。

但为了身体的缘故总是要多运动一下的。跑步总要耗费更大量的心理准备,但散步只要穿鞋出门就行了,因此Bowmont便成为第一选择:不需开车,步行可达,Bow River河畔有茂密的大叶杨树林,河谷这边则是起伏不定的山丘和步道,无论是山地自行车的爱好者、膝盖强劲的跑者还是我这样的散步者都可以自得其乐。

虽然第一次去Bowmont是夏天,但真正迷恋上它却是秋日来临之时。北纬51度的秋天来得又早又快,窗外那棵岑树随着第一阵秋风就已经黄了叶子,还不等我感叹过两次“雨中黄叶树”,就只剩下错综枝干供我留恋了。于是也便担心那片原野上的秋日会去得太快——但却不然。只要攀上山顶,就总会为秋日的原野惊叹不已:那些或黄或红的树叶在午后日光下如具金属的辉光,而高原的天空则带着一种醉人的深蓝色,偶尔几朵棉团样的云赶过去,略略稀释那种过于浓厚的蓝色。翻过山坳便又是一片新的景象,有时是倒伏的长草,有时是覆盖着银霜的灌木。那些低矮的野玫瑰顶着艳红的果子和深红的对生羽状复叶在路边枯白的草丛中一闪而过,有时还有蓝紫色的蓝铃花,孤零零一两朵,低垂着头的样子也十分可爱。有一片山谷或是地气温暖,其中矮灌木的叶子都是鲜黄绿色的,竟令人疑心到了春天。

开始散步的时候还戴了耳机,以为散步是件耗费时间的事情,非要听一听有声书来自我安慰。但一旦开始爬山就觉得累赘了。散步的时候不适合做任何事,只适合走路、观看和聆听。若按照正念的做法,就是要用全身心去觉知“走”这件事实,但我显然是做不到的。很久以前在洛桑的时候,还在某一次的阅读日里收到免费赠送的小册子——卢梭的《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遐想》。尽管我从不感冒卢梭,那本书也一直被我放在书架的某处,早不知去了那里,但这书名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走本身是简单的,散步却似乎有多种选择,可以在郊区素朴的住宅前,可以在市中心的繁华里,最好则是在荒野中——因为更适合发呆和眺望,更适合听着自己的脚步声,更适合去想今晚的食谱、明日的工作,或者什么也不想。

评论
热度 ( 17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