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看来,历史不是别的什么,而是持续了数千年之久的困惑和为了能使人类以某种方式逃离疯癫的不断尝试。

看来,人类需要这样一种想象:只要他们活着,宇宙间的某个地方就该有一位高高在上的威严君主,行政部门则要片刻不停地运转——只是为了他们能够得到灵魂的幸福。

如果我这样讲:上帝,这当然只不过是个隐喻,其实就是所有我说的东西,准确地讲,就是所有我能说的、所有可能借助语言说出的东西。 


《船夫日记》

评论
热度 ( 24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