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同一天早晨,克雷奇默少校在电话上声音粗哑地告诉我母亲:“我给你一个半小时,必须向美联社和合众社宣布你丈夫的释放,做完后马上来接你的丈夫。”母亲迅速照办,她的心跳得比她打字的手指更快。“然后我跑到街上,拦住一辆计程车,告诉司机我的目的地。他惊讶地看着我:‘去监狱,还那么高兴?’我解释给他听。到达后,我请他等我。他回答:‘啊,不,我看见太多人进去,再也出不来了。付钱吧,女士。出来时,再叫一辆吧。’”


《布达佩斯往事》

评论
热度 ( 5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