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居然六月份就要过去了呢。


最近读《且借纸遁》很喜欢。有一段非常好,是他读以赛亚·伯林《哲学与人生》的摘录:


“寻求单一的、最终的、普遍的解决人类矛盾的答案,是一种海市蜃楼,世界上有很多理想都值得追求,而这些理想是冲突的,但是,如果这种以寻求万能式解决人类问题的观点一旦遇到过多的阻力,人们可能以武力实现它,结果只会导致流血,并加剧人类的痛苦。”


所以这是温和的、或者说改良派的观点。但是反观人类历史,那些灿烂的、令人目眩神移的时代,往往是伴随着巨大的流血和牺牲的:比如法国大革命。其问题不过是,谁来衡量进步和牺牲的比例?谁有权利去牺牲别人来达成进步?而最糟糕的是,如果处于那个时代之中,谁能确定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好的?付出了牺牲却发现所追求的一切都是虚妄(或者,更切实一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理想)应该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在不经意的时候,总觉得历史比小说更加精彩,甚至小说有时候都要乏味一些了。(文学也有文学的好处,比如说形式上的美感,激烈的、不可能被历史所归纳的感情etc)


总之读学者的札记是很有意思的。一直很想多写一点读书相关的东西,但这个真是太容易懈怠了。首先是需要读:这一关便容易懈怠了。我又是充分的杂读主义,又很有些“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意味,最后便成了“抄书家”,这里那里地积累一些字句下来。这便不是做学术的意味了,而纯粹是从那一句话而升起的感情,比如今日在托尼·朱特自传的序言中所发现的这样一段:


“有一种真理在寻找我们,而不是反过来,这一真理不需要任何修饰:我们每个人都终有一死。其他的真理就像恒星围绕黑洞一样围绕着这一真理,它们更亮、更新,也更轻。”


评论
热度 ( 38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