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阅读文本,必然会更动文本。

这也是《新约》抄写者所做的。他们阅读那些可得的文本,以其他词汇来诠释它。有时他们以其他词汇按照字面意义诠释它。从一方面来说,这就跟我们每次阅读文本时所做的事情一样。但就另一方面来说,他们所做的事情跟我们又非常不同,因为当我们在自己心中以其他词汇来诠释文本时,并没有实际去修改书上的文字,但是这些抄写者有时候真的会这么做。他们修改上面的文字,于是后来读者会读到完全不同的文字,结果读者又得用另外的文字来诠释和理解文本。

就这一观点来说,我们不会用抄写者的方式去修改《圣经》。但就更根本而言,我们在阅读《圣经》时怎么修改敬畏,他们也用同样的方式在修改经文。因为他们就跟我们一样,都试图理解作者所写下的作品,想要明白作者文本上的话语对他们而言有什么重要性,以及这些重要性能为他们自己的处境和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意义。


《错引耶稣》

评论 ( 2 )
热度 ( 14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