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他用英语和内利斯说话,但因为久未使用,说得缓慢且不顺。过去那种流利已经不见。毕竟已经很久没有传教士登门拜访,而且他很久没有用牛排和葡萄酒款待洋人朋友,很久没有用英语对他们唱赞美诗,很久没有和他们一起回味过去在香港度过的美好时光,或令他们着迷于他对太平天国未来的美好憧憬。那个时代已成明日黄花。他的希望全都凋萎了。

他问内利斯是哪国人。

“英格兰人。”内利斯答。

“我碰过的洋人没一个是好的。”洪仁玕说。 


《天国之秋》

评论 ( 2 )
热度 ( 8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