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与死亡有关的第二个时代的死亡,它同时既是现在的,又是遥远的:人们不再用一个正在分解的人的面貌来表现它,而是用一种不再是人的形式去表现它:或者像有智慧、会活动的骷髅架这样虚构的东西,或者更经常的是一种抽象的象征。甚至,即使在已经相当令人安心的面貌下,它还是会逃脱;它来来去去,升上表面,又转回深渊,仅仅留下一个倒影,就像在德国人Furtenagel的一幅油画中,夫妇俩在镜子中对视,在镜子的深处,就像在水底,出现一个骷髅头。


面对死亡的人 [法] 菲利普·阿里耶斯

评论
热度 ( 11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