蠹鱼三食神仙字

不去观看玫瑰和其他关乎人类未来的

有希望的事物;不再是无限焦急的手中

那个往昔的自己;甚至还要

把自己的名字遗弃,忘记它,

像一个孩子忘记破碎的玩具。


语言存在的瞬间只在凝视/聆听的时刻。除此之外,一切都不过是虚伪的表象。

我们跌跌撞撞在语言的迷宫,误读、迷惘、以偏概全,又或者灵光一现,又或许摸见某一缕残留于言语中可以与之共鸣的悲喜。

一个人能去理解另外一个人——这是多么近于奇迹的事情啊。


安静是好的。

错误也是好的。

评论
热度 ( 12 )
TOP

© 寒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