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博物志·世间焉有此少年

世间焉有此少年

 

白衣的少年听了张华的话,轻轻摇动着手中青竹的麈尾。月色渐渐稀薄了,他身后的影子渐渐变化着恢复了狐的原型。

最终他说:

在人类用文明将自己保护起来之后,通向大荒的道路就变得再难寻觅了。也许在某处会隐藏着路径,使人们错误地走进桃源或天台,等这些误入者骤然醒悟的时候,带来的斧柄都已经烂得无法抓握了。他们的哀叹变成了传说,传说又变成故事,最后从文字之中散落下去,成为偶然被提及的杂谈。

而大荒也是这样逐渐远遁而去的。

早晚有一天人们会费解于伯益费尽苦心所留下的记载,就像他们会困惑于你将要涂写的断简残章一般。即使天下人都知道你曾经在友人的宴席上辨出龙肉,这事迹也将成为后世治史不严的论据。那时候大荒将成为某种蛮荒而原初的神话,携带着所有想象和欲望的原型,潜入人们谈论、梦境和思想的边缘。到了那时一切都已经绳墨明确,一切又重归于混沌之中。不仅是大荒,甚至连你和我,也将成为这些往昔遥远的故事之一员。

或许在一个故事里,我曾经恃才傲物,抱持着炫耀的心里来到你的宅中滔滔不绝倾谈三夜。我的才华和不相称的年龄让你感到如斯忧惧,以至于你摆开算筹,识破我作为狐狸的真身。在人类和妖类你死我活的前提之下,你派人毁坏了我的巢穴,将我投入火堆以证明你辨识妖怪的睿智。而在另一个故事里,你和我是共同历险的好友,我们乘着车在夜晚的洛阳街道上奔走,去那些遇到了神异事件的人家,解决一件件诡秘难测的事件。又或者,在更为正统的记载中,你从来不曾结识过我。人们习惯于谈论你的功绩,唯一一点怪力乱神的记载不过是在你晚年的时候家中时有妖怪作乱,世人认为此乃大凶之兆,你的儿子曾经劝你迁居他所,而你只是决定静以待之,以俟天命[1],并在最终亡于刀斧之下。

又或者此时,我们彼此相对,谈论着遥远的大荒,而下一刻,故事终结,我们也和漂移不定的大荒一道,悬置在话语所劈裂的这一短暂又永恒的狭间之中。

 

少年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话语。淡薄的深蓝天光将他们的影子长长地拖进屋中的朦胧里,而张华和他相对坐着,不发一言。

 

夜已过去。

故事结束了。

 

终。


[1] 《晋书·张华传》:少子韪以中台星坼,劝华逊位。华不从,曰;“天道玄远,惟修德以应之耳。不如静以待之,以俟天命。”



文中所引神话出处:

《山海经》

《博物志》

《搜神记》

《周礼》

《庄子》

《列子》

《晋书·张华传》


评论 ( 1 )
热度 ( 38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