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博物志·蒙双之民

曾经在这里也有人捕获过蛮蛮:单翼独眼、比肩而飞的一双鸟儿。或者它的另一个名字更为文雅而易于歌颂,比翼之鸟。你会惊叹于它们是如何获得那微妙的平衡,如何在本该相异的动作之间获得一种统一的动态,一致到了你不会相信它们彼此还能够分开。蛮蛮的声音回荡在诗文之中就像回荡在大荒的混沌之中一样,甚至更因为其寓意而显得可爱了。

事实上在蛮蛮出生的时候,它们看起来和寻常鸟类没什么区别,雄者为青,雌者为赤。它们在成年之后就离开熟悉的居所漂游于大荒之中,按着冥冥的指示去寻找终身的侣伴。一旦他们的鸣声彼此相溶如同河流汇入海洋,那么它们就会降落在地面,用尖利的喙切开彼此的身体直到相并成为新的个体。单独的死亡而形成复数的再生;又或者说之前的存在只是不完整的虚影,而看似复数的形态才是真正单独的存在。是的,我听说蛮蛮一族就是这样在大荒之中繁衍生息的。这对于它们是自然,而于你们则是爱情。

人的相守总和蛮蛮不同。如果你在大荒之中周游得足够久你或许会遇见蒙双民。他们曾经也是高阳氏的神裔,明明身为孪生兄妹却产生了不合伦常的爱情——这倒也并非不合情理,因为人总是首先爱着自己,无论是出于生存之欲望还是理性之理解,憎恶自己的人总是少数派。而孪生的兄妹就像是同一根枝杈上的果实、同一枝花茎上的花朵那样彼此贴近和熟稔,他们相似的相貌甚至让人怀疑那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就像在遥远的异国有人会爱恋自己的倒影甚至于溺死;当那孪生兄妹注视着彼此如出一辙的容貌之时,他们所感受到的炽烈难道不是也曾经多多少少地在我们的心底燃烧过吗?

但是他们终于是犯下罪行。那时节万物都呼应着神明苗裔的一举一动,我听说他们所居住的村落曾经因为这样不理智的爱情而连续数月都阴雨连绵,这不寻常的节候终于引来了高阳氏的注意,和发现真相之后的大怒。这对可怜的兄妹因为这无可抑制的爱情而被驱逐出中原赶向莫测的大荒,甚至不允许多带一件衣服。他们在羞耻之中奔向大荒,荆棘割破了他们的腿脚,寒冷撕咬着他们的皮肤,最后他们倒在荒原之中,死去的时候亦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但那总是殷勤地为恋人们传递情报的青鸟似乎怜悯着这对不合伦常的鸳鸯,它从昆仑衔来不死草盖在二人身上,而经过了七个冬夏之后,这对恋人以另一种形态复活了。他们共享一个身躯和脖颈,却有两个头用以彼此思慕,两双手以供彼此爱抚。

这或许是一种恩赐,又或是绵长的、恰如其分的惩罚。或许爱情的终极就如同这般,二者合一不存任何缝隙,不允许分离、丧失,分担所有痛苦和喜乐。但同时个体也在这一弥合之中失落了,就像蛮蛮的一半始终无法飞翔,蒙双之民也永远失去了恋人用以获取快乐的身躯。


评论
热度 ( 28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