蠹鱼三食神仙字

前一阵子一直找不到我随身的那只小耳机。

其实这不算什么大事。和丢了MP3或者钱包不同,作为耳机控家里屯的耳机本来不少,挑来一只用不就好了?偏偏不行。

同样入耳的没有线控。大耳机本来便是在家里用的,带出去累赘。另一只可外出的机子最近耳机线稍微有点破损,总觉得再继续用就有点要完蛋的节奏。于是想了想比着之前找不到那个耳机的大致功能又网购了一只便宜的,结果拿到手里简直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怎么用怎么能挑出不合意的地方。


最终昨天在一只闲置的包包侧袋里面翻出了它。往耳朵里一塞,简直没有一点不熨帖,没有一点不合适,从音质到佩戴感,每个地方都合心意极了——这些在前一阵子时时能找到它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的。戴着它听了一会儿音乐,幸福感充斥心头。

真高兴又能找回它。

评论 ( 6 )
热度 ( 7 )
TOP

© 寒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