蠹鱼三食神仙字

  “现在”,奇怪的光芒。“现在”,凶猛的力量,不需要建议的纯粹真相。我们确实正相处着,然而是在那当下的深处,在那里激情意味着去爱而不是被爱。去爱是终点的辉煌;被爱是吝啬的担忧,对终点的服从。她通过光线那欢乐的力量和我相连,在那里我逐渐显露:经由和她的接触,我和她连接在一起,也多亏那令我触碰她的白昼的显现。但是如果“这关系被威胁”,她就变作某种“我想要它”的贫瘠,而我则成为一个冷漠遥远的画面。


《在适当时刻》,布朗肖

评论
热度 ( 27 )
TOP

© 寒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