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推书挑战 Day 1

在M姑娘那边看到的30日推书挑战,试着在十月份来试一下,也算是给日渐荒芜的田地除草。


Day 1. 看过的第一本小说

《水浒传》。

不算儿童读物,正正经经地看下来的第一本小说,应该是《水浒传》。虽然有句老话说“少不看水浒老不看三国”,意思是少年时候看了水浒传容易生起叛逆之心,而三国谋略太多,老年看的时候回伤身。然而开始读《水浒传》的时候也并不知道那些。当时看的《水浒传》,还是从一家书摊买来,圆脊精装,书籍黑底白字,一百二十回都缩在里面,字印得很小,几经搬家辗转早已经失却,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哪家出版社的了。

小时候住在城郊,附近似是没有新华书店的。还记得五六岁的时候,对于书的记忆就是被奶奶牵了去邮局,买一本《童话大王》,偶尔邮局柜台里也会放着别的书;又或者就是父母买回来给我的书,却不知道书从哪里来。后来附近农贸市场里面开了一家租书摊,租武侠小说,家里租一本《书剑恩仇录》,不叫我看。于是趁大人们上班了小心地偷来看,没看完就还了,再之后租书摊也关了。那本《水浒传》则是后来开的另一家书摊上卖的——它离小学不远,挤在一条开满卖衣服小店的路上,我们可以趁着午休没人的时候跑去买书,记得有套书叫大宇惊奇(名字实在不记得了),是类似恐怖小说的探险故事,大家都传看,有诸如夜半钢琴这种故事,不过最后大多都是正正经经走近科学的解决法。记得《水浒传》是和同版本的《西游记》一起买的,不算便宜,但也并没有买齐四大名著,大约是家长觉得这两本比较适合孩子看罢。然而买回去之后我天天抱着《水浒传》看,《西游记》倒是不太上心。

于是说回《水浒传》。这么多年后觉得“少不读水浒”是对的,但却并不是因为“怕生反心”,而是因为它并不是简单的江湖义气,很多写法甚是春秋笔法,不肯写明真正的争权夺势权力倾轧,一些意趣,反而是通过读会评本体味出来的。当时看到书中晁盖打曾头市,带了林冲,不幸中了史文恭一箭,被救回来,记得里面评点了这一出场的安排,说是林教头有始有终,是个忠义人。看到这里,感叹许久,一时不愿再看下去。

说起来点评本这种东西,某种意义上感觉和弹幕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总之就是看书时候不肯安静下来,不仅要发表自己意见,还要将它们和原作刻印在一起;更甚者碰到金圣叹这种的,虽然将水浒传评为六才子书第五,却还要大刀阔斧直砍了后三十回。其实金圣叹这种改动倒更像是他一点不肯看悲剧的私心——与其最后来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众人梦断梁山泊,不如中间截断一笔,来一场宋江若是而非的噩梦,在最高潮的地方画下伏笔,却又不一一血淋淋交代出众人悲剧结局。所以读到最熟者,也是金圣叹砍过的前七十回,后面征方腊的部分太惨,总是不肯看下去。

而会评本的好处是每人评点风格不同,更加有趣。金圣叹还算节制,到了李贽笔下,那真是相当放任恣睢,写到鲁智深,直接“佛”“菩萨”这般感叹,对宋江就不那么客气了。当然也有中规中矩者,评宋江如何仁义,奈何金李两位一旁开骂——反正都汇在一个本子里,吵架一样有趣。


手头很好的一个水浒评点本是北京大学出版社的。这本后来应该重印过,但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好寻觅了。



评论 ( 1 )
热度 ( 36 )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