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会。

想要写作,这一陈述具有某种羞耻感,如同揭示身体上不为人知的疤痕或陈年隐疾。

操练文字是一件既无保证又蒙受挫折的事。相信自己写的东西具有某种价值(即使是微小的价值)是一种骄傲;而贬抑自己所写的东西不具任何价值则是狡猾的辩解,带有某种自我保护的意味。

勤奋不等于才华。才华不等于杰作。

自我满足和读者评价互不相干。

说出去的东西不确定能够传达到。技巧本身可以品味而无关内中。

有时候质疑交流本身是否对“写”这一动作具有价值。或许交流无益于自我认知,只能遮蔽它,令人不够清醒。但更多的时候期望交流,屈服于文字自身本质的功能,期待一点声音,一个回应,一盏遥远的呼应的灯。

读和写本为一体。

“You! Hypocrite lecteur! – mon semblable, -mon frère!”

有时屈从于内心的欲望,有时放弃。

不说是好的。

人的本性就是表达。




因为今天在微博上看到的东西将数天前的胡乱言语找了出来。现在看来大概对“写”的所有想法都在这里:矛盾交织。

但首先最重要的应该是勤勉。

评论 ( 2 )
热度 ( 158 )
  1. 腿辣么长Sinngrün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Sinngrün | Powered by LOFTER